洲屿

说白了这货就是懒到爆。

The red house【赤黑】

01

 哲也,我讲一个《the red house》的故事给你听吧。

02

 赤司喜欢黑子,可他却亲手将安眠药放入了黑子的果汁里,让黑子堕入了沉睡。哦,别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无非是想让自己喜爱的人染上自己的颜色而已。

 玻璃杯从黑子的手里松动,随即应声碎裂,如同那个即将支离破碎的人一样。

 赤司将手中的刀子径直的刺入黑子的心脏,刀子刺破皮肤与血肉,最后穿透那脆弱的心脏,艳丽的殷红渐渐弥漫直至整个左胸口,腥甜的气味逐渐吞食着周遭的空气,不断刺激着赤司的神经。划开胸膛让原本白皙的皮肤也染上那让人为之惊艳的色泽。刀子掠过的皮肉漫出血色甚至能看见里面粉红的嫩肉,还有纤细的血丝。

  霎那间,黑子身上便出现了许多或深或浅的刀痕,大量的失血使得他的脸色失去了原本的润泽,变成苍白的死寂。他的身体逐渐冰凉,腥红之色溅落在赤司的嘴角旁,仿佛与他的发色融为一体,他用舌尖抹过嘴角,充斥于口腔里铁锈般的极致触感只会让他越来越兴奋。赤司沾满血渍的手心抚住黑子的脸颊,血红代替着黑子曾经充满润色的脸颊。

  哲也啊,你只能染上我的颜色,你就算是死也得死在我身旁……

03

  “这么说,你杀了“哲也”?”身着洁净的白色的衣褂女人坐在赤司的面前,手里一边记录着什么。

  赤司颔首,嘴角勾起的微笑看似礼貌却依旧是一副冷然到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我记得我和你提过我给哲也讲的那个《the red house》的故事吧,你想听么。”

  女人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在森林的深处有着一栋房子,房子的主人似乎很是喜爱红色,无论是房子的外围还是房内,所有的一切都是千篇一律的红色。直到有一天出现了一个少年,因为迷路而去求助红房子的主人,希望他能让自己暂时留宿下来。红房子的主人一眼便对少年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而在少年打算离开时,红房子的主人才发现自己希望少年永远留下来的心绪。倔强的少年坚决选择离开。我要你永远留在这里,哪怕是你的尸体!这是少年最后一次听到红房子主人所说的话。少年被他所杀,血染红了少年的整个身体。少年也最终染上了比红房子还要鲜艳的颜色,属于那个主人的颜色……”

  女人为赤司递上了一杯水,赤司接过,礼貌的道了一声谢。

  她大概是明白了,少年那曾经让红房子主人为之着迷的倔强与不屈服最终是成了他致命的源头。那个主人迫切的希翼也最终导致他在幻象的路上越走越远。

  那如同牢笼一般的爱意,想将心爱之人束缚在身旁的心情接近于病态。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幻想么?她低头看了看桌上的那份病例。赤司征十郎,那份病例的姓名一栏中,郝然记着这几个字。

  人格分裂,邪恶的源头。

  女人向后背椅靠去,长舒了一口气。这还真是一个不利于心理成长的故事啊……

04

  黑子哲也死于一场车祸。而赤司征十郎是唯一一个亲眼看见少年的身体被撞飞至半空中,当场死亡的。